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娇妻太拽:总裁难制服》 圣水 娇妻太拽:总裁难制服GL

更新时间:2019-12-30 06:06:02

《娇妻太拽:总裁难制服》  圣水 娇妻太拽:总裁难制服GL 已完结

《娇妻太拽:总裁难制服》

来源: 作者:卞白 分类:总裁 主角:顾泽琛,叶潇锦

主角是顾泽琛,叶潇锦的小说《娇妻太拽:总裁难制服》此文是卞白原创的总裁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顾泽琛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转身朝着浴室走去,叶潇锦原以为他是进去洗澡去了,但没想到的是,两分钟就出来了。 擦着头发的手突然被一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泽琛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转身朝着浴室走去,叶潇锦原以为他是进去洗澡去了,但没想到的是,两分钟就出来了。

擦着头发的手突然被一只手狠狠地捏住,叶潇锦猛然抬头,对上他凌厉的视线,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怎…怎么了?”叶潇锦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顾泽琛现在的这个样子确实是吓住她了,经历过那天的教训,她不敢再招惹他。

今她奇怪的是,顾泽琛并没有把她怎么样,而是夺过她手里的毛巾,动作并不轻柔的替她擦起了头发,让叶潇锦有些受宠若惊。

二人一句话都没有,顾泽琛的脸色并不好,心里像是忍着怒火一般,最后他转身回了浴室,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吹风机。

“我自己来吧。”叶潇锦说着要去接他手里的吹风机,但却被他躲开,依旧没有一句话。

吹风机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回来后的顾泽琛,一句话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替她吹着头发,这让叶潇锦有些心慌,自己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惹他生气吧?怎么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吹风机的声音戛然而止,房间安静的连她的心跳声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叶潇锦清了清嗓子,开口问:“顾泽琛,你今天怎么了?”

怎么看上去怪怪的……

从回来开始一句话都所说,她是什么地方做的让他不满意了?如果他在生气的话,为什么又要帮她吹头发。

“顾泽琛?”

“……”

回答他的依旧是一阵沉默。

身边忽然一沉。

叶潇瑾扭头看向他,只见他脸色沉得厉害,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有一种身处冰窖的感觉,冷的让她打寒颤,叶潇瑾也干脆不说话了,跟他一样坐着一句话不说。

片刻后,一道富有磁性的男低音传入耳朵,“今天去哪了?”

“去了公园。”叶潇瑾老实交代,不知道他突然问这个是做什么,难道还要限制她的自由?做他的妻子,他也是被逼的,请他搞清楚这一点。“怎么了,难道以后去哪都还要向你汇报?”

顾泽琛抬起手,伸到她的面前。

叶潇瑾不明白他什么意思,疑惑:“什么意思?”她没有拿他的钱,伸出这手是要什么东西?

“拿来。”

顾泽琛心中的怒火已经在开始燃烧了,希望她识趣一点。

“我什么都没有拿。”叶潇瑾觉得很冤枉,顿时激动地连声音都提高了些。

“没有?我要是找到了你怎么解释。”

顾泽琛眼眸眯了起来,说着便站了起来。

“你找。”她什么都没有拿,随他怎么找。小林还说他好相处,没事不会找人麻烦,可现实他是这样的吗?

“再给你一次机会。”顾泽琛耐着性子道。

“顾泽琛,你要什么东西就直说好了,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叶潇瑾也气的不行,对于这个蛮不讲理的男人,她还真是头疼,如果这辈子都要待到他身边的话,一定会疯掉的。

听到叶潇锦这段话,顾泽琛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火,直接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

叶潇锦被吓得惊呼一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顾泽琛提到面前,“你……你要干什么?”

看到现在的顾泽琛,她已经开始后悔刚刚说过的话了,她收回可不可以?她认怂行不行。

不知什么时候,他手里多了一支红色的冰糖葫芦,“谁给你的?”

见到这个冰糖葫芦,叶潇锦心狠狠地颤了一下,抬手想要将糖葫芦拿回来,但却被顾怀泽躲开,随后一丢进了垃圾桶。

“你干什么!”叶潇锦想推开顾怀泽,但是被他死死的抓着,怎么可能推的开,“那是今天一个陌生人给我的,他说以前见过我。”

叶潇锦见到这个糖葫芦,就知道他在问什么了,这个男人不会是吃醋了吧?不允许她与别的男人接触?幼稚。

“所以呢?”

顾泽琛咬牙切齿的反问,一双深入漩涡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她,似乎可以看到愤怒的火花。

“所以我们就坐着聊了一会儿,其他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叶潇锦战战兢兢的回答,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留着这张名片做什么?还想再联系?”顾泽琛指间又多了一张名片,是今天顾长凌给她的。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派人跟踪我?”叶潇锦皱眉反问,

问出这话之后才发现自己多么愚蠢,还需要跟踪吗,小林不就是他的眼线么,叶潇锦笑了出声。

“所以,以后该见什么人,不该见什么人最好给我想清楚,今天就暂且放过你,再有下次试试看。”顾泽琛松开了她的衣领,叶潇锦跌坐在床上,浴袍在身上有些凌乱。

见到顾泽琛离开的背影,她忽然道:“你吃醋了?”

不准她和异性接触,难道不是吃醋的表现?不然他为什么要气成这样。

听到吃醋二字,顾泽琛冷声一笑,冷到骨子里,“吃醋?你认为自身条件很优秀?坐过牢的女人而已,有什么傲的资本。”

这句话让叶潇锦彻彻底底的没有话说。

砰。

门被关上,房间里再次回归平静。

叶潇锦耳旁似乎还回荡着他刚刚留下来的话:吃醋?你认为自身条件很优秀?坐过牢的女人而已,有什么傲的资本。

这句话,如同一把匕首,狠狠地扎进她的心里,疼的要命。确实没有什么傲的资本,只需要一句话,她是个坐过牢的女人。

叶潇锦抬起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不想就这么流下来,既然这么看不起她,为什么又要让她成为他的顾太太?

本以为出了牢房就可以自由了,没想到遇上他……开始认为自己是幸运的,这个男人又帅又有钱,能够做他的老婆,不是她吃了便宜么,现在想来简直是太可笑了。

哪有这么容易,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怪人,是个疯子!眼里的泪水越积越多,最终还是没能憋回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