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男配总在试图离婚》男配总在试图离婚染腻 HE 男配总在试图离婚18禁

更新时间:2019-12-31 18:02:33

《男配总在试图离婚》男配总在试图离婚染腻 HE 男配总在试图离婚18禁 连载中

《男配总在试图离婚》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柒腻 分类:耽美小说 主角:宇寰,李宇寰

火爆新书《男配总在试图离婚》是柒腻所创作的一本耽美小说风格的小说,主角宇寰,李宇寰,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伙技说的新鲜事儿,其实对于李宇寰来说,也没有那么新鲜。 镇上最近出了大案子了。 官府因为还没有查明原因,所以通通以意外结案,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伙技说的新鲜事儿,其实对于李宇寰来说,也没有那么新鲜。

镇上最近出了大案子了。

官府因为还没有查明原因,所以通通以意外结案,而且不让镇上的居民瞎猜,下了严令不允许讨论。

当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讨论,还不能让人家关起门来说两句不成?

所以暗中商量这件事的也不在少数。

主要是这个案子有些稀奇,所以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再加上永安镇本来就处于这么特殊的一个地方,神鬼对于这儿的百姓来说都是存在的,因为他们就亲眼见过御剑飞行的仙人,还不止一次。

仙人存在,神魔当然也存在,所以但凡发生一点自然情况不能解释的案子,这里的百姓都会下意识的往非自然那边想。

李宇寰见他这么神神秘秘的,伸手接过打包好的药,扔给他一锭碎银子,示意他继续。

如果是薛柔风的话,他能有这么变通才怪了,也得亏李宇寰知道这些规矩。

小伙计麻利的收了起来,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条缝。

李宇寰爽快他也不拖泥带水,轻咳了一声道,“前些天,东巷的刘家,主人家刘德溺水身亡了。”

李宇寰手指轻扣桌面,听着他说完。

果不其然还有后续,“这已经是永安镇,第十三个溺亡的案子了。”

伙计说着,也叹了口气,“尸体都是在外边儿的河里找到的,而且还都是溺水身亡,也并没有外伤,可人就是说没就没了!”

毕竟都是镇上的人,谁和谁没见过那么两面,所以小伙计很感慨。

“我偷摸着总结了一下,溺亡的十三个人里,只有一个外乡人,其他人都是永安镇土生土长的,别说他们水性本身就好,不可能溺水身亡,就算是不会水,知道了镇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还会靠近那条河?”小伙技是个机灵的,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现如今大家都说,这不知道是招惹了哪里的妖魔鬼怪了,才会接二连三的出这么多的事情。”小伙计愁眉苦脸的,但是也没忘记叮嘱李宇寰,“李公子,就是南边儿渡桥那儿的事儿,您平常出门逛逛的时候可要记得绕开那里,毕竟……”

他犹豫了一下,才压低了声音开口,“不吉利……”

李宇寰点头,谢过了他的提醒,这才拎上药走人。

这个案子,确实不像是普通的意外,主要就是因为人数太多。

渡桥那边离他们住的客栈有些远,李宇寰又不是喜欢出门溜达的,所以一个月来才只在周边转了转。

最多就是知道了哪家酒楼饭菜最好吃。

回房间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林安啸已经醒了。

林安啸这些天因为要疗伤,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之中,李宇寰也就干脆让他这么待着,自己出门晃悠。

所以这一个月下来,才会让这么多人都眼熟了他。

其实这也不怪李宇寰,他本身是很宅的,如果不是因为有点儿像土包子没看过集市,他也不会去转悠。

永安镇可比河镇繁华多了,所以自然也完全不一样。

“师傅!”林安啸永远跟狗儿一样,见到李宇寰,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也不顾不合礼数,伸手就揽住了李宇寰,嘴里嘟囔着,“师傅去哪儿了?”

他这次疗伤是最后一次,身体已经大好,但是醒过来却没有看见师傅,所以这会儿才会这么黏人。

李宇寰无语的看着紧贴在自己身上的林安啸,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可能是因为林安啸被自己从那个小山村里带出来的时候哪里走偏了,现在他是越来越黏糊,跟个宠物一样,好在李宇寰现代人不拘小节,放松了身体任由他贴着。

……

林安啸醒来的恰是时候,永安镇的花灯节就在这两天展开。

花灯节,实际上就在春种之后秋收之前,祈求上天保佑劳作的节日,而这一天,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会出门看看转一转,猜猜灯谜之类的。

就跟李宇寰以前见过的元宵佳节差不多,当然他们不吃元宵,仅仅是庆祝一下这个节日而已。

林安啸倒是兴致冲冲的,他年方十九岁,却涉世未深,见过的人都有限,以前是在那个小山村,然后是凌霄山。

上次去河镇已经是他的见过的最多的人了,这次永安镇自然让他更有兴趣!

架不住林安啸的兴致,李宇寰答应陪他去逛逛。

镇上最近出了这样的事,所以百姓都很想借着这个名义祈求一下上天保佑他们安居乐业,是以不管在大街小巷,看到的人都是一脸的虔诚。

空气中传来馨香,是路边摆着的花儿在争相开放,林安啸解了几道灯谜,看见卖灯笼的老头似乎是不太开心,下意识的问了两句。

这一问,也算是问到了点子上,刚好让人家老人家吐吐心里的苦水,“近期镇上出了事,还有几个人敢去河边放花灯,哎……”

李宇寰了然。

今天对永安镇的人来说或许是个神圣的日子,可是心里的恐惧并不会消除,所以往年最受欢迎的放河灯项目,今年却被所有人下意识的忽视了。

这也直接导致了许多靠着做河灯想要再这两天挣一笔养家糊口的人,突然没了收入。

也难怪这么开心的日子,他都是一脸的愁眉苦脸。

李宇寰想了想,伸手在桌上留下了一锭碎银子,于他而言是小数目,对于这个老人家,可能足够他全家人用一整年。老人家事后发现了如何三跪九叩不提,李宇寰看着林安啸手里的河灯问道,“要去放吗?”

林安啸买了灯自然要放的,他们二人根本不可能忌惮这件事。

说白了,确实有东西作祟,但是不管是李宇寰还是林安啸,根本就没把那东西放在眼里。

渡桥边果然没有人。

前些天人们就赶过来布置了,所以河边也煞是好看,只是与远处的热闹比起来颇为安静。

放了这个灯,他们就得离开了。

永安镇上安静祥和的日子,让林安啸仅仅只感受了一天就爱上了,可是他们毕竟不属于这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