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太霄玲珑》太霄玲珑于廷益 年下攻 太霄玲珑kuso

更新时间:2020-03-15 06:03:36

《太霄玲珑》太霄玲珑于廷益 年下攻 太霄玲珑kuso 连载中

《太霄玲珑》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成方朔 分类:武侠 主角:智维,朱耀斌

《太霄玲珑》是成方朔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太霄玲珑》精彩章节节选: 陈智维叹了口气道:“为夫也不瞒着你,这县令我是做得够了,打算辞官归隐呢!” 陈夫人一听大惊道:“老爷这是怎么了,虽然我不敢说你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智维叹了口气道:“为夫也不瞒着你,这县令我是做得够了,打算辞官归隐呢!”

陈夫人一听大惊道:“老爷这是怎么了,虽然我不敢说你是个好官,可是这即墨城中的百姓可是有口皆碑的。老爷为官一任,处处为百姓着想,虽然咱们不求如何升迁,但如今这般着急的想要归隐泉林,却不像你往日所为啊。”

陈智维闻言自嘲地道:“哎,为官清廉我自认还做得可以,但处处为百姓着想,却是在辱骂我陈某人了。”

陈夫人闻言默然片刻,低声道:“老爷还是在想着前几日即墨城中丢失幼童和少女的案子吗?”

陈智维点头不语。

房上的韩凝霜闻言向着朱耀斌眨了眨眼,朱耀斌见状冲她笑了笑。两人都竖起耳朵细听起来。

良久了,陈智维才道:“今日我刚得知司徒老庄主已经仙逝了。”

陈夫人“啊”了一声,便默然叹了口气。

陈智维继续道:“自从几日前知道司徒老庄主为了此事被人所伤,便日日自责难安,如今没想到连性命也搭了进去。司徒老庄主虽然是武林中人,但却是黑白分明,颇为忠正,日常也多有维护这一方百姓的安危。我与他素来交好,这次事情若不是我拜托他,想来他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朱耀斌心中暗道:“应该是今天司徒庄主在处理酒楼里马德芳身死之事时,将老庄主去世的事情告诉了县令吧。”

却听得陈夫人安慰道:“老爷,此事也不能怪你啊,谁能想到鳌山卫的指挥使居然来了命令,令咱们不可多管这件事情。老爷您只是个七品县令,咱们鳌山卫的指挥使大人卫营皆管,他可是朝廷三品大员啊,赶上一个布政司的按察使了,他既然这么下的命令,您也是无可奈何啊?”

陈智维听着这话,气的一拍桌案道:“所以我才说这县令当的憋屈。他刘大人虽然贵为三品要员,但是隶属五军都督府,我这一县之父母官,虽然仅仅七品,却隶属吏部,何况这在我的治下出了这等祸及百姓的案件,我却是管它不得。前些时我上书州府的折子,几日前回信居然让我听营卫行事,着实可气啊。”

朱耀斌闻言暗道:“看来这个陈县令还算是个好官,应该不会与那些人同流合污。”

那陈夫人还想劝几句,陈智维道:“今日更是从鳌山卫来了几个人,带头的是千户于子魁,后面的几个人横眉竖目地,想来多半不是什么好人。”

陈夫人小声道:“老爷还是消消气吧,这些话还是少说为妙,如今这世道……哎!”

陈县令道:“我陈智维一声光明磊落,怕他何来。今天的事情还真想与你吐吐口水。”

陈夫人闻言没再说什么,起身为陈智维倒了一杯茶。

陈智维喝了口茶,道:“于子魁等人今天晌午来的,进门之后横眉竖目也就罢了,早就知道他是这样飞扬跋扈的人。可他居然说,司礼监公公王振传下话来,要为皇上摘选秀女。这选秀女以往也不是没有,大都是由县衙贴出告示,各乡民家若是自愿,可带着自家少女到衙门来,由皇上亲派的使者初步挑选。可是你猜猜于子魁这厮怎生说的?”

陈夫人叹道:“老爷您不说,我怎知道,不过想来不是什么好手段,不然老爷也不能如此愤愤难平。”

陈智维点头道:“这厮居然说此次是王振着卫所从旁督办,为了尽快为皇上选好秀女,令他们在各大城中物色,若是有姿色品貌合乎要求的,直接就拿办了。真是岂有此理!”

韩凝霜冲朱耀斌一努嘴,小声道:“这厮假传旨意,定是想明目张胆地为他那个混蛋师傅抓女子疗伤,他这师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朱耀斌点点头。

只听陈夫人道:“这不是强抢民女吗,皇上……怎么会下这样的旨意?”

陈智维嘿嘿冷笑道:“如今这大明朝廷,谁不知道王公公一手遮天,天子……嘿嘿,如此这般下去,恐怕又要上演一出指鹿为马的闹剧了。”

朱耀斌在紫竹观的时候,也读过一些史书。

指鹿为马讲的是大秦帝国二世皇帝胡亥和大太监赵高的故事。当年始皇帝驾崩后,留诏书传位于公子扶苏,丞相李斯与赵高、胡亥合谋篡改诏书,胡亥当了二世皇帝,扶苏、蒙恬均被害死。

此后赵高权倾朝野,他独断专行,只手遮天,一力清除异己。一次在朝堂之上,他命人抬上来一个铁笼,里面关着一只梅花鹿。

二世皇帝说此为梅花鹿,赵高却说这是一匹马,并问众大臣是鹿是马,而偌大朝堂,竟多是赵高党羽,皆指鹿为马。

朱耀斌心中想道:“前些时在紫竹观,就听师傅说,现在朝廷内忧外患,危象已现,这王振一个太监,居然这般权势滔天,可以比拟赵高了吗,有机会倒是要去京城见识见识,若有机会,顺手杀了这厮,也算是为大明除了一害。”

屋内沉默了一会,那陈县令又说道:“于子魁这厮想要在即墨城内如此横行,我是拼着这条命不要了也得与他周旋一回,不然这一方百姓就要无有宁日了。”

“夫人,明天一早你便带着允儿回乡下老家,这些年积攒的一些俸禄虽然不多,也够你们生活了。买几亩地,在老家好生住着吧。什么时候这大明朝廷一扫阴霾,青天白日了,才允许允儿考取功名,否则,就在乡野之间自耕自给倒也快活。”

陈夫人闻听此言,不由得悲伤起来,眼泪一滴滴地掉落下来。

陈智维又安慰了她一阵。

却忽然听得门外有人拍手赞道:“陈大人能如此作为,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父母官了。”却不是韩凝霜还是谁!

陈智维闻言大惊道:“谁人在外面!”

韩凝霜咯咯笑道:“陈大人连死都不怕,还怕我一个弱女子吗?”

此时,陈智维已经恢复了一些平静,他让陈夫人躲在屋内深处,自己来到房门前,打开房门,却见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站在门前不远处。

朱耀斌见到陈智维开门,冲着他施了一礼。

陈智维见状心中又安稳了几分。

“两位夤夜造访,不知有何贵干?”

韩凝霜呵呵笑D县老爷刚才的话,我二人都听在耳内,对于您的为人,我们也是敬佩的紧。得知您准备舍生取义,我二人也是心有不忍,这才出声相见,手头上有些情报愿意与县老爷分享,看看能不能为县老爷找出一条生路!”

朱耀斌见韩凝霜说话之间沉稳干练,心想,这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头?

陈智维闻言想了想道:“如此,二位请进内详谈吧。”

韩凝霜点头笑着进了屋内,朱耀斌也跟着进了去。

几人落座后,陈智维让陈夫人为几人斟茶。

韩凝霜道:“适才听县老爷说于子魁奉命要在即墨城内找寻少女,美其名曰为皇上选取秀女。”

陈智维点头道:“正是!”

韩凝霜道:“不巧,我们这有些关于于子魁的情报与县老爷的有些出入。”于是将于子魁等人抢夺田老汉女儿的事情说了一遍。

陈智维听完,眉头一皱,良久才郑重地道:“陈某人冒昧相问,两位可是长乐山庄请来准备赴鹤山升仙台擂台的英雄?”

两人闻言一怔,微微一笑,却没有回答。

陈智维见此更以为真。

朱耀斌笑道:“陈大人居然也知道此事,想必是今天从司徒庄主口中得知的吧?”

陈智维点点头道:“不瞒二位,我与司徒老庄主相交莫逆,对长乐山庄与恶虎寨的事情也知道一二,只是上峰有令,不让我等插手此事,我心中也是嫉恨难平。”

韩凝霜点头道:“这些我们都知道了。不知陈大人听了我们的情报有何看法?”

陈智维道:“还有何看法,这于子魁定是假传朝廷旨意。今天白天他这般说话时,我问他可有皇上的圣旨,或者是王公公的手谕,他一概拿不出来,只说命令是从王公公处传出来的,经五军都督府传达下来,皆是口谕。”

“我当时就怀疑这厮话中有鬼。就说,我等没有收到州府的令谕,准备马上修书一封派人送往莱州府衙,一证真伪。”

“谁想这厮后面的一个黄脸的汉子掏出了锦衣卫的身份牌,并亮出了绣春刀,说是奉了东厂厂督南宫清河的命令秘密行办此事,各州府衙皆不知晓,若是我敢泄露了机密,后果自负。”

陈智维说道此处,气愤地道:“本县气他不过,适才正在写折子,准备派人送往莱州府,将事情的经过告知知府。后面的事情,二位也都知道了。”

朱耀斌忽然道:“陈大人,今天白天,您有没有见到他们几人抓着一个穿着水田衣服的少女?”

陈智维点头道:“有,我当时还问了一句,他们说这是为皇上选的秀女人选,只是那姑娘说不得话,只泪眼婆娑的被那黄脸人把拿着。”

韩凝霜问道:“那您知道他们几人的落脚处吗?”

《太霄玲珑》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