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渡女狐魂》千年之狐魂渡彼岸 激H 渡女狐魂下克上

更新时间:2020-03-23 00:05:55

《渡女狐魂》千年之狐魂渡彼岸 激H 渡女狐魂下克上 已完结

《渡女狐魂》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闲云蝶儿 分类:总裁 主角:南西,那支

《渡女狐魂》由网络作家闲云蝶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南西,那支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从前,有两个人去迷幻谷采果实,在路上相遇了,有一天,一条沟壑横在他们的面前,那个男人说,我们跳过这条沟壑,去那边采摘果实,那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前,有两个人去迷幻谷采果实,在路上相遇了,有一天,一条沟壑横在他们的面前,那个男人说,我们跳过这条沟壑,去那边采摘果实,那女人毫不犹豫纵身一跃,没有越过去,跌入沟里了,她拼命在挣扎,呼救!那男人没有跳,他怯步了,看着傻女人被欲望的河流慢慢淹没了。”

懵懵懂懂结了婚,又懵懵懂懂生了灵儿。那年我二十六岁,被一段‘烟缘’改变了我从此的命运,被这寓言故事一样的人生挥霍我的青春年华。

“姑娘!你们的‘中华’多少钱一包?”为了能安心地照顾灵儿,我辞掉了工厂的早晚班,开了一个糖烟酒的小店,新店开业的第一天,第一位顾客是刘南西。

“姑娘!我要一百条‘中华’,这几天帮我筹备一下吧。”第三天刘南西又来了。

他,四十三岁左右,黝黑的皮肤,高高的个子,那双小眼睛特别的小,小眼睛里却放射出无比威力的光芒,我在他的目光中羞涩地低下了头来,详装着看柜台上的一张报纸,他拿起报纸旁边的笔,在我的眼皮底下的报纸上写了一句话:“我和你初次见面,就把爱的火种撒向心田!”

我没有说什么,脸涮地红了,心也扑通扑通地跳跃起来,他又象一阵风走了。

我从我的包里把那支做新娘用的口红找了出来,那支被我遗忘了的口红我又找出来用了。每天,我的眼睛会向右边那个拐角的地方瞄过去,他会在那个拐角的地方笑眯眯地来,买了烟,逗留一会儿,他又匆匆忙忙地走了。

那天,天空下着绵绵小雨,瞄了一天,眼睛都瞄酸了,也没有看到刘南西的身影,我正坐在店里的小沙发上郁闷着,闭着眼睛很失落的样子,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神仙一般站在我面前笑呢,我不知所措地一下站起来,脸飞快地红起来,血液直往上涌,他一把将我拉到货架后面,疯狂地搂着我,亲吻着我!我无可抗拒,我害怕地哆嗦着。“丫头!我想死你了!”他动情地说。而我被他的这一声“丫头。”叫得我心酥软下来。

我的心神开始飘荡,在心里暗自想;这个会叫‘丫头’的大男人,他一定会有慈父般的宽容的爱,他一定会有君子般无量的爱,他会给我出乎意料的宠爱和温存。

在幻想中,这个男人的吸引力让我从末有过的怦然心动,当我一口一口喂着灵儿吃饭时,看着小东西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望着我时,我摇曳的心骤然收缩了一下,我写了纸条给刘南西,我要悬崖勒马!

那天傍晚时分,我把纸条放在袖口里,牵着灵儿的手去给他送烟,趁着送烟的机会,我忐忑不安地把纸条塞给了刘南西,第二天,他回了简单的一张纸条:“是你的长发拌住了我的脚,拌住了我的心,无法再回头。”

越是想控制越是燃烧得旺,一天下午,我们两颗心想久久地在一起,于是,他用摩托车带着我一直向北骑,倚在他的身后,我仿佛拥有了天和地,我们不知疲倦地没有方向地向北行径,“不好!下雨了!”他说。不知骑了多远,开始下雨了,他还是没有掉转头,我也没有说要回头,不要说下雨了,就是下冰雹我也愿意。“啊!太阳雨!”我惊喜地大叫,我们骑着车行驶在大运河畔,天空还是蓝蓝得,太阳还挂在天空中,却飘来象小岛一样的乌云,乌云带来了一阵雨,我快乐得象个小女孩在他的身后手舞足蹈,太阳雨很快过去了,摩托车也停下来了,我们站在大运河畔,运河上一排长长的船队正在向南行驶着,象一条长长的龙,在运河的水面上慢慢蠕动。

刘南西话不多,就是喜欢不停地抽烟,停下来他把我搂在他的怀中,他的动作象一头野性的狮子,还是那句撩拨心魂的话“小丫头!我想死你了。”这句话让我象水一样的温润起来,依偎在他的怀里,任凭他的胡茬刺激我的脸颊,脸颊被刺激火热火热的。西边的晚霞将我们难舍难分地缠绕着,我深深领略到那种激情后的酣畅,天快完全黑了,他说我们回头吧,我说不想回,他又一次激动地抱住了我,动情地对我说:“不想放开你的手,你是我的,跟我走吧?”此时此刻眼泪在悄悄悄地流下来,那飞蛾扑火般的爱让我悄悄落泪了,“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坐在他的身后,感受着他的体温,和他一起溶化,我心里开始紧定不移地为这个男人忠贞不渝,我毫不犹豫地拿青春做了赌注,我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寓言故事般的命运向我伸出了手,把种苗埋下了,从此,我寂寞的人生开始了!

在那个栀子花开的日子中,空气中处处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幽香。那不起眼的花树如今散发独特的香气,才引起左邻右舍的注目,我从菜市场买菜回来,经过香气四溢的花树旁驻足观望了一会儿,这几家邻居一直相处和睦,都是从乡镇过来,他们的儿女都是那个七十年代里,刻苦用功,跳出“农门。”走到今天的。自然他们的父母到了享福的年龄了,都被跳出“农门。”的儿女带到身边来赡养,一边帮忙照应着家,这几家的奶奶们每天都要在这棵栀子花树旁聊聊家常,好象已经成为她们每天的娱乐生活。我经常参与她们的聊天。今天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和她们打了一声气招呼就拎着菜回家了。

今天要多做几个菜给灵儿吃,是从料理书上刚刚学来的,试一下手艺,也正好解解这个馋嘴丫头。我先把排骨放在水锅内烫一下红血水后,开始闷炖起来,这炖骨起码要四十分钟,所以不敢在外面逗留。

当饭前的阳光依旧透着窗户进来,投射在光洁的地砖上,正好到绿皮沙发的扶手上时,外面孩子们放学回家的欢叫声如期而至。我已经做好了饭菜,接好了灵儿。灵儿一进门来,那双馋眼睛就放出光芒,“哇!好吃的糖醋排骨,还有妈妈豆腐,我饿死了!”她喜欢汪豆腐,百吃不厌,所以她就给起名叫“妈妈豆腐”“要洗干净你的脏手。”我叮咛着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