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做长公主那些年》做长公主这些年 百度云 做长公主那些年小顶

更新时间:2020-08-17 06:02:47

《做长公主那些年》做长公主这些年 百度云 做长公主那些年小顶 连载中

《做长公主那些年》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漠家初九 分类:穿越奇情 主角:凉筱,阿赢

漠家初九新书《做长公主那些年》由漠家初九所编写的穿越奇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凉筱,阿赢,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司无邪抽出被司赢捉住的小手,去摸了摸他的眼角问道:“父皇既然不愁,为何这里皱成一团?” 司赢瞧见她们母子三人确实很开心,眉间的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司无邪抽出被司赢捉住的小手,去摸了摸他的眼角问道:“父皇既然不愁,为何这里皱成一团?”

司赢瞧见她们母子三人确实很开心,眉间的愁绪也散去不少。

但是心中该担心还是一点没少,刚刚司赢在月华宫外跟承德的对话。

她也算是听了个真切,自然是知道他在愁什么,但是她并不能表现出来。

母亲除了在教育他们上面会多几句嘴,平日里并不怎么说其他事。

所以她并不知母亲的过去,也猜不出今日的母亲的用意,但是并不妨碍她往别处想。

撇开母亲对父皇还有没有爱这一点不谈。

她想母亲今日之举最大的用意只怕是为了她们姐弟二人了,所以她们姐弟要做的就是体贴乖巧。

凉筱轻咳一声,示意司无邪不要造次,司赢连连说道:“无妨。”转而又望向司无邪问道:“你觉得父皇在愁什么?”

司无邪摇了摇头:“无邪不知。”

司赢饶有兴趣的问道:“若你知了,又当如何?”

司无邪想也没想掷地有声的说道:“为父皇分忧。”

司赢明显被她取悦了,他想到了司无邪刚刚教导司无真的那些对话。

饶有兴趣的问道:“父皇这儿却有一事发愁,你且听听帮父皇拿拿主意。”司赢权当逗逗女儿给自己解闷儿,并未真想过让司无邪出什么主意。

司无邪点了点头“父皇请讲。”

“有一座城外有一条河。这条河年年都会发大水祸害住在附近的百姓,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理?”话一出口司赢有点后悔,司无邪不过七岁大的孩子,他是否说的太过深奥了,也不知道听不听的懂。

司无邪意有所指的说三个字:“根坏了!”

司赢听完眉头微皱心头有些震动,他不知道司无邪是随口一说还是真的明白。

有些魔怔的问了一句:“何以见得?”

司无邪眨了眨眼睛,理所当然的说道:“这河不会平白无故的发大水,肯定是内里坏了呀,就像刚刚真儿不小心把水缸砸了一个洞一样。”

司无邪说完这话,司赢瞧着她的目光带着几分深思。

她的话咋一听没什么太大的毛病,但是司赢往深里想就会明白。

那条河就是轩辕如今的朝廷,大水指薄相,根坏了指如今被薄相把控的朝廷。

司赢身上气势顿增,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司无邪问道:“无邪,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司无真一看场面有几分不好连忙冲上去,将司无邪拦在身后。

冲着司赢大吼道:“姐姐说根坏了,就是根坏了了,你吓我姐姐做什么?”

司无真像个随时准备进攻的的小狮子,牢牢的将司无邪护在身后。

司赢被他这幅模样逗乐了,凉筱也是哭笑不得,司无邪心中满满的。

她拉了拉司无真示意自己没事。

司无真被无邪这么一拉,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收敛了些。

他走回司无邪身后气鼓鼓的瞪着司赢,似乎只要司赢再敢凶他姐姐他就冲上去跟他拼了。

完全没想到自己不过就是个小萝卜头!

司赢心中觉得好笑,面上却是不显,司无邪微微安抚好了司无真。

直面司赢不卑不亢的说道:“父皇,无邪虽然年纪小,但是从不妄言,您问我答,对与否父皇心中自有思量。”

“但是无邪还是要说,根坏了就是根坏了,不把坏了的根拔掉,难道让它继续腐坏吗?”

“若父皇心中没有合适人选,无邪愿意做父皇的马前卒,亲自去替父皇拔掉这腐坏的根。”

司赢跟她打着哑谜,司无邪也不含糊话。

司赢明明说的是郦县水患,司无邪却借此暗指丞相,反正就是不摊开了说。

就在司无邪这说话的功夫,司无真悄悄的拉住了她的手。

姐弟两人站在一起已经准备好了接受着司赢的怒火,气氛再次凝结。

凉筱在一旁惊得早已说不出话来,一面是惊讶于司无邪这般年纪便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了,另一边是在想自己当初若有自己这女儿十分一的胆魄,又何至于此?

她凉家又何至于灭族!

司赢抬手给司无邪鼓了鼓掌,大声喝道,“哈哈哈哈...好!说的好!不愧是司家的女儿,无邪你说的没错,确实是根坏了,根已经坏透了。”

连一个几岁的孩子都知道轩辕的朝廷从跟开始腐烂了,他该是多失败一皇帝?

父女二人打起了哑谜,司无真瞧着司赢的脸色不是很好。

他半是懵懂,半是天真的上前拉住司赢的大掌安抚着:“父皇,根坏了没关系,真儿和姐姐帮您拔掉就是了。”

司赢伸出双手拍了拍姐弟二人的肩,心中很是欣慰,张了张嘴想要说“你们的心意父皇领了。”

让两个半大的孩子去做这些事,也太可笑了。

在一旁半晌未吭声的凉筱突然开了口:“阿赢,凉筱跟司赢的子嗣该是这世上最聪慧,最勇敢的。”

司赢被凉筱这一声阿赢喊的很是震动,亦被她的那句话所震惊。

自打她进宫之后她便再也没唤过他一声阿赢,今天…

司赢心中微微有些讽刺,朝中那么多大臣居然不及两个七岁的孩子也罢…

“七”字划过司赢脑海,司赢突然想起了国师的话。

结合国师两次提到的转机数字相加正好是七,难道…?

想到这里他看向司无邪姐弟,只见姐弟二人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他心中谓叹:算了,他们一直被困在这一小方天地里就当送他们出宫玩一遭吧。

成与不成另说,到时候多派一些信得过的人给他们就好了。

司无邪目的达到了,便趁着司赢与凉筱两人相顾无言的时候悄悄带着司无真出去了,将空间留给了这两个多年不见的人。

她们一出去便瞧见一直守在门口的承德,司无真乖巧的喊了一句:“叔叔好!”

惹得承德与司无邪“噗呲”一笑,司无真满脸疑惑的看着他两个,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

承德瞧着皇上没出来,纠正了一下司无真的称呼,便拉着姐弟二人去了另一边离这屋子远远的。

司赢是傍晚时分才出来的,他出来时衣衫整洁,面色正常,似乎一下午都在殿内跟凉筱谈心。

他并没有吩咐承德往这月华宫里安排什么人,也绝口不提恢复凉筱份位的事。

凉筱已经摆明了心迹不想再参与到后宫的争斗中去,而他也明白自己现在依旧护不住她们。

所以还不如就直接当她们本就不存在,这样对她们母子三人才是最好的!

等司赢与承德走了,姐弟二人才进了殿内掌了灯,凉筱还保持着下午的坐姿,瞧见他们进来,便向她们招了招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