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炮灰手札》炮灰修练手札 穿越文 炮灰手札天然受

更新时间:2021-01-06 20:02:27

《炮灰手札》炮灰修练手札 穿越文 炮灰手札天然受 连载中

《炮灰手札》

来源: 作者:七懒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都清实,郎道

《炮灰手札》为七懒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大伙听着墩子娘这话,心里都清实着,杨五郎屋里要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伙听着墩子娘这话,心里都清实着,杨五郎屋里要是能拿得出银钱的,还能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屋里几个娃儿个个穿的不像样,若是墩子娘上杨五郎屋里去了,杨|寡|妇那泼劲,还不得是将人给打出来,她也就只能欺着人小娃儿。

即便是这般,做错事儿的到底是杨五郎,好端端的咋把人门牙给打掉了,依着墩子娘这性子,今儿若是不给磕头,怕是不罢休了,杨|寡|妇光顾着自个,哪里管屋里几个娃儿,杨氏又个眼瞎的,更是顾不上。

大伙也就在心里这般想想,热闹看归看,可不想将这火给引到自个身上。

听了墩子娘说道的话儿,村长再想说道事儿作罢也是不成了,人家娃儿是给打了,总不得啥说法都没得。

三郎和五郎听着要磕头,三郎将五郎给挡在身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墩子跟前。

墩子娘瞧着这般,冷哼一声。“俺可没说让你杨三郎磕头,人是杨五郎打的,自是要让杨五郎自个磕。”

这话一说出,大伙都忍不住唏嘘,人跪也跪了,咋的都是一家子,这总不能让大的跪了还得受着人家屋里小的。

小娃儿打打闹闹总得出绊子,谁家屋里娃儿没打闹过,虽是打掉门牙不应该,瞧着人家五郎这小娃儿也不是怪心思的,谁专门没事儿非得折腾。

“婶子,俺弟娃还小,俺替五郎给墩子赔不是。”三郎眼眶通红,双手紧握成了拳头,垂着脑袋道。

“赔啥不是,人打了就是打了,让俺屋里人跪着你也不怕短命。”桂长生是来了一小会了,站在外边没进来,就是想瞧瞧这个墩子娘想说道些啥,越是听到后边,也是忍不住了,挤进院子,走到三郎跟前,将三郎一把拽起来挡在身后,瞧着墩子娘,故而装作呵斥三郎道。“这又不是俺们屋里去了的老祖宗,要跪,等明儿上坟头上去跪个够。”

“好你个杨|寡|妇,嘴这般毒,大伙听听,这话说的像个啥。”

大伙也是没想着杨家大郎媳妇会上村长屋里来,这下可好了,杨|寡|妇这张嘴是出了名的刻薄,平日里一些小事儿忍忍就算了,可不想跟她折腾上。

“咋了,俺说了就是说了,你想咋的,跪也跪了,你心满意足了,也该歇了,难不成是你男人不在屋里头,这天儿受不住燥热,想寻个欢,俺们屋里娃儿还小,你想咋整搁外边去寻男人去。”桂长生说道的这番话,顺溜的很,全都是原主先前的顺口溜啊,倒是骂人挺爽的,就是刻薄了些。

墩子娘被桂长生这话气的,直指桂长生的面首。“一个妇道人家,说道这些败坏风气的话儿,你就个不知羞的荡|妇。”

“哼,俺不知羞耻,你倒是知晓,你知晓还欺负上俺屋里三郎和五郎了,也不想想自个多大年岁了,就为了一颗门牙,现儿娃儿还小,牙打掉了往后还得长,成,你说俺五郎打了你墩子,俺就不信了。”

说完,转身将五郎拉到自个跟前,蹲下身瞧着满脸泪痕哭的一抽一抽的五郎,柔声道。“五郎,不怕,嫂子在呢,你说道说道,为啥跟墩子打起来了?”

五郎现儿也不怕了,自家嫂子都来了,听了这话,哽咽道。“是墩子先骂俺。”

“骂啥了?”

“他骂爹和大哥是个早死鬼,还骂俺们是个没爹娘的娃儿。”五郎说着,原本止住的哭意又抽泣了起来,扑在桂长生怀里,哽咽道。“俺爹和大哥不是早死鬼,俺有娘...”

听了这话,桂长生心里也难受,伸手摸了摸五郎的脑袋,道。“所以,你就动手打墩子,你咋这般傻乎,墩子长的那般壮实,你就不怕打不过呢?”

大伙原本听着桂长生给五郎温柔的模样,顿时都觉得奇怪,点儿都不像往回的桂长生,可后边的一句话,让大伙嘴角一抽,这还是桂长生。

五郎摇了摇头。“俺没打他,他自个要来打俺,俺躲开了,他扑了个空自个摔在地上,才弄成这般,后边墩子娘来了,就拉着俺上村长叔屋里来了。”

“墩子娘,你自个可是听见了,你屋里墩子自个摔掉了门牙,还往我五郎身上赖,你教的好啊,俺公公和男人都是去了的人,你们连个死人都不放过,就不怕三更半夜的鬼敲门?”桂长生听了五郎的话,站起身瞧着墩子娘面带怒意道。

“你胡扯啥,一个小娃儿的话说道出来谁信,俺是亲眼瞧见你屋里五郎打了俺墩子的。”墩子娘也是有些理亏了,折腾了老半天总不能丢人现眼。

桂长生瞧了瞧使劲揉双眼的墩子,拍了拍他的脑袋,轻声道。“墩子,说实话的娃儿才是好娃儿,你跟婶子说实话,是你自个摔的还是五郎打的?”

墩子一瞧着桂长生凑近的半张猪脸,吓的顿时往后退了退,墩子娘将墩子拉到了身后。“杨|寡|妇你少唬弄俺墩子。”

“俺唬弄他做啥,听人说道,这撒谎的娃儿夜里会尿床,墩子,你都这般大的人了,可不想今儿夜里尿床不,到时候跟你一块儿耍的娃儿们知晓了,可不得笑话你。”

墩子一听这话,连忙摇了摇头,垂下了脑袋,道。“不...不是五郎打的,俺自个摔的。”

“那是不是你要打五郎,没打着自个摔了?”

墩子点了点头,桂长生接着又道。“墩子是个老实娃儿,夜里不会尿床,但是你也得记住了,往后不得这边随意骂人,你晓得,若是别人骂了你爹娘死了,你心里咋想?”

被桂长生这般说道,墩子的脑袋更是低了下去,可见墩子心思不坏,就是图个玩耍罢了。

墩子娘瞧着自个娃儿这般没出息,气的脸色都青了,当下也是没话儿说道。

桂长生可不是往回的桂长生,只会一味的骂人和人掐架,当然,一味的跟人说理得看啥情况,若不然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难说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