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专宠100天:偶像老婆,哪里逃》帝少专宠早安老婆大人 小说大结局 专宠100天:偶像老婆,哪里逃Mary

更新时间:2021-01-13 15:01:52

《专宠100天:偶像老婆,哪里逃》帝少专宠早安老婆大人 小说大结局  专宠100天:偶像老婆,哪里逃Mary 连载中

《专宠100天:偶像老婆,哪里逃》

来源: 作者:红骨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郑域阳,秋夕

主角叫郑域阳,秋夕的小说是《专宠100天:偶像老婆,哪里逃》,它的作者是红骨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脑中的记忆纷乱而复杂,对于昨晚这个男人秋月宴并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脑中的记忆纷乱而复杂,对于昨晚这个男人秋月宴并没有多少了解,只知道是个脾气奇怪性格冷血的家伙,因为足足折腾了她一夜,她现在完全没有心思想别的,只想快点逃离这个让她无法应对的现场。

门外的酒店长廊光线昏暗而寂静,空无一人。

还以为会撞上人的秋月宴前后看了一遍之后舒了口气:“那个男人不是什么掌控秋家生死的厉害角色吗?怎么身边连个跟着的人都没有?真是奇怪……”

嘟囔了一句,秋月宴不敢在耽误时间,一旦那个男人醒来只怕她就走不了了。

快步冲到电梯口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人,秋月宴急着走,连头都没抬丢下一句抱歉就跑进了电梯里。

被撞到的是个衣着讲究的男青年,旁边还跟着另外一个同样年纪的人,两人同时转头看过去,只看到电梯门关闭时一张一闪而过的脸,俏生生的,如同清晨染着雾气的花朵,只是惊鸿一瞥都足够引人注目。

另一个人先回了头,问:“一个小丫头应该没撞疼你吧?”

那人失笑:“你是当我有多弱啊!不过……刚才那个小丫头看起来有点眼熟,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那样的一张小脸看过了哪儿能忘记啊,我看你是守了一夜困傻了吧?”

“说的也是。”

“行了,昨晚凌总身体不适睡到现在还没起床,我们还是赶紧回去看看是要紧。”

说着两人大步离去,将方才的小插曲抛之脑后。

*

成功的逃出酒店之后,秋月宴却无钱回家,昨晚秋得中把她带过来的时候没有给她一分钱,只给了她一套暴露的礼服,她身上那唯一的一块钱还是在房间里捡到的。

可笑的是昨晚的秋月宴捡那个**的初衷竟然是为了防身,都已经被送入虎口了,居然天真的想用一个一元**防身?

真是可叹可怜。

所幸这世界上发善心的人总是那么多,秋月宴被一个路过换班的计程车司机顺路带到了家门口。

秋家所住的地方是A城有名的高档小区,复式的结构,两百多平米,装修豪华而奢侈,梁卉将别墅梦全部都装进了这所房子里,可惜唯有俗艳毫无美感。当然,这在A城这种繁华都市的市区地段,寸土寸金,条件已经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追求了。

站到家门口的时候秋月宴还有种梦一般的感觉,直至屋内传来的暧昧声响惊醒了她,那是两个男女的喘息与呻【】吟,人在某种时候总会敏锐的可怕,秋月宴立即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目光扫过,她这才发现房门没上锁,虚掩着的门缝隐隐约约的传来楼上放浪的声音。

那一男一女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熟悉,熟悉的秋月宴发出无声的冷笑,脑中的记忆与身体重叠,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触目所及的地板上散落着衣服,拖拉着从玄关经过客厅到楼梯,凌乱的毫无章法,可见**服的人有多心急如焚,她一路走一路捡,直至捡到一间半掩的房门口,透过半开的房门,室内大床上两抹身影正在床上无耻的纠缠。

“嗯……域阳哥哥你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吗?”

“记得!跟秋月宴那个白痴分手,和我的夕颜在一起!”

“你该不会不舍得吧?毕竟你们认识了八年,你……啊!你还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追求她……”

“就是因为花了两年的时间我才知道她不适合我,除了脸红就是哭,天天学长长学长短的叫烦死人了!哪有我们夕颜这么吸引人,小嘴巴那叫一个甜,我只要看到你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而且你不是说了吗?那个笨丫头已经被你爸妈送给了别的男人,已经被别人穿过的破鞋我可不要,等她一回来我就跟她分手!”

“嘻!这样才对嘛,你不知道看你跟她在我面前演戏的时候我有多嫉妒,现在终于可以摆脱那个麻烦精了!”

“好了我的宝贝别在床上提别人了,特别是秋月宴那个白痴,太扫兴了!”

“好好好,不提不提,反正她以后连绊脚石都算不上了,兴许啊现在已经被那个男人玩坏了吧?”

“我还是先把你玩坏吧!”

“啊!讨厌!”

两个人你侬我侬的在大床上翻滚着,秋月宴在门口冷眼看着,抓着衣服的手指却紧紧地扣进了衣服里。

这两个狗男女原来早就背着原来的秋月宴搞在一起了,在背后侮辱诋毁她不算,甚至还**偷到了她的床上……是可忍熟客不可忍!原来的秋月宴可真是个十成十的傻瓜,对秋家满怀感恩,对秋夕颜秋灵瑞姐弟唯命是从,对郑域阳那个两面三刀的畜生一往情深,结果换来的是什么?养父母一家联合起来用苦情计把她逼上了凌知深的床,被亲人出卖、被喜欢的人背叛,可怜,真是太可怜了。

或许是拥有了原来那个秋月宴的身体,胸口的怒火已经达到了鼎盛,可是秋月宴并没有失去理智,她克制着蹑手蹑脚的出去在客厅的沙发找到了她的手机又悄悄地回到了房门口。

熟练的打开手机摄像头,将手机对准房间里**起来,大概拍够了两人的丑态,她满意的按下了保存键,这才拎着手里的衣服一脚踢开了卧室房门。

砰——

怒火之下的力道无法控制,房门狠狠地摔向门后又弹了回来。

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将大床上的两人吓的魂不附体,秋夕颜惊叫一声什么都来不及看,一把推开郑域阳拉过被子裹在了身上,而郑域阳被推的一个不查狼狈的摔到了床下,一时头晕眼花。

两人缓了好一会儿才有心思去看门口的人,看清来人之后,两人脸上的惊恐顿时被放松所取代。

秋夕颜长长的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

相较于秋夕颜的自然,郑域阳却有些不敢去看秋月宴的脸,他出轨在先不说,秋月宴对他的好真的无话可说,对于喜欢了他这么久的人到底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分怜悯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