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失宠太子妃》失宠太子妃txt百度云 诱受 失宠太子妃娘受

更新时间:2021-02-06 20:04:24

《失宠太子妃》失宠太子妃txt百度云 诱受 失宠太子妃娘受 连载中

《失宠太子妃》

来源: 作者:芹玮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徐媚,文如雅

经典小说《失宠太子妃》由芹玮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媚,文如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深夜,宇家的客厅里围绕着三个人,宇光福看着自己一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夜,宇家的客厅里围绕着三个人,宇光福看着自己一直嚣张跋扈的妻子,忍不住开始躲避她犀利的视线,一点儿也不敢看她,文如雅的脸色已经暗沉了下来。

“你现在到底怎么打算的?现在那个丫头已经出去上班了,我们也养了她那么多年,现在也应该是回报我们的时候了。”

文如雅看着弱懦无能的丈夫,心中的怒火已经蔓延了起来,她的一双眼睛似乎能看透宇光福的心,一旁的儿子宇瀚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到底谁去找徐媚拿钱,难道非要见到我被人横尸街头才行吗?”

宇瀚对着文如雅大声的叫嚣了起来,文如雅愤恨的看向了自己的丈夫,心中的怒火已经开始爆发了出来。

“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到底要不要帮自己的儿子,还是你决定让儿子被人大卸八块,丢去喂狗?”

文如雅的话才刚刚脱口而出,宇光福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文如雅忍无可忍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愤怒的火焰已经开始不停的燃烧了起来。

“你不肯去找那个丫头,我自己去,总之她必须拿出十万块,就算是这些年来的养育之恩。”

文如雅撂下了一句话,毅然的离开了家里,宇光福也尴尬的站了起来,看着妻子离开的背影,他的心里忐忑不安了起来,担心她会做出伤害徐媚的事情来。

“爸,到底谁才是您的儿子?您就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我吗?”

宇瀚撂下了一句话,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宇光福憋屈的坐在沙发上,一想到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脸色就变得非常的难看了起来,迎向他的只有空气。

徐媚独自一个人走在回家的夜路上,从她离开宇家开始,一切都要靠自己,开销越来越大,她只能一个人在公司不停的加班,贴补自己的开销。

“好了,我知道了,明天的活动我一定提前两个小时到地点,你放心。”

徐媚通完了电话立刻挂断了手中的电话,她吐息了一口气,才把手里的电话放进了肩包里,抬头就见到一道人影从角落走了出来,她的脸色马上变得难看了起来。

“婶婶?”

呢喃的声音从徐媚的口中传了出来,她马上大步朝着远处的人影走去,文如雅从暗处走了出来,踩着脚下的高跟鞋,用冷漠的双眼看着徐媚,看着她这身穿着,应该混得不错吧。

“徐媚,你现在是翅膀长硬了,出来上班几个月了,连回一次家也没有,家用也不用拿回家,是吗?”

文如雅的双手环胸,用冷厉的眼神看着徐媚,徐媚的脸色变得尴尬了起来,她就知道文如雅的出现无非就是为了钱,果然没有猜错。

抿着唇瓣沉默了一会儿,徐媚马上把自己的视线迎向了文如雅,文如雅上前了一步,伸出了自己的手,准备要十万块立刻走人,不想跟这个死丫头浪费自己的时间。

“我现在也不想跟你废话下去,你表弟惹了麻烦,需要十万块,你快拿出来。”

瞬间,徐媚听到文如雅的话,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自己才出来工作半年,哪里可能有十万块存款那么多?

“婶婶,您不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了,我的手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我只是出来打工的打工仔而已。”

徐媚尴尬的看着文如雅,猛然的摇着头拒绝了她的要求,文如雅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激动之下马上伸出了自己的手,用力的想要抢走徐媚受伤的肩包。

“你这个臭丫头,我们可养了了你十几年,你就是这么对待我们的吗?现在让你拿出十万块你也不肯拿,这么多日子你一分钱都没有拿回来过,就知道用家里的钱。”

文如雅一边开始抢夺她手中的肩包,一边大声的叫嚷了起来,徐媚的脸色更加的铁青,想要从文如雅的手中夺回自己的包,文如雅根本不给她机会,甚至更加用力的抢夺她手中的包。

“婶婶,我才出来上班半年,哪里来的什么钱?您不要这样行不行!”

低声的咆哮声在这一刻响彻了起来,文如雅根本不相信徐媚所说的话,立刻从她的手中,想要抢走属于她的钱,徐媚更加用力的开始挣扎了起来。

推撞之下,文如雅不下心把徐媚推向了马路,一辆黑色的轿车朝着前方行驶而来,正好撞向了徐媚,徐媚还没有来得及反映,尖叫的声音在这一刻响彻了起来。

“啊……救命!”

文如雅尖叫了起来,马上冲向了马路中间,看到徐媚已经躺在了血泊当中,所有的行人都围了上来,司机被阻拦了下来,文如雅立刻拿出了电话拨打了求救电话。

**

春季暖日当空,感觉自己放佛睡了一个世纪之久,徐媚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袭上了她,她看到的一切已经不属于自己的那个年代。

看着眼前的古色古香,徐媚立刻瞪大了自己的双眼,一名宫女已经从寝宫外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见到徐媚已经坐在了床榻上,她的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太子妃,您没事了吧?昨夜寒凉,您不慎落水,奴婢还担心您的身体会出什么毛病呢。”

宫女拧干了温热的面巾走向了徐媚,徐媚的脑子里轰隆隆的作响,’太子妃’三个字和眼前的女人这身打扮,已经让她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处于自己的年代。

看来电视剧的老梗已经在自己的身上上演了,自己因为那场车祸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年代,成为了当朝的太子妃,可是为什么是自己呢?

“我昨夜落水了吗?为什么我会晚上出去呢?”

徐媚的脸上努力的挤出了一抹笑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宫女把手中的面巾递给了徐媚,脸色也跟着变得尴尬了起来,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徐媚。

“您难道忘记了……发生的事情吗?太子殿下和胭脂夫人的事情了。”

“胭脂?太子的侍妾吗?”

当宫女提到胭脂的时候,徐媚已经大概能够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拿着温热的面巾擦了擦脸,立刻从床榻上走了下来,大步的朝着远处的梳妆台走去。

她的脑海里还不断的浮现自己和婶婶在马路旁争夺包包的事情,可转瞬间,已经已经身处在另一个朝代,还变成了位高权重的太子妃,想必她成为太子妃之前的身份也不简单吧。

“你叫什么名字?我一时之间忘记了。”

徐媚凝望着眼前这个个子小小的女孩子,随意找了一个借口追问她的身份,宫女的脸上先是有那么一刻的错愕,很快就已经拉回了自己的思绪,迎面看向了徐媚。

“我是钰儿啊,您是不是昨夜不小心落水,伤了头?奴婢马上去把太医令找来,给您瞧一瞧吧。”

钰儿紧张的看着徐媚,总是感觉虽然太子妃是苏醒了,可是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连自己的贴身宫女的名字都不记得了,这不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吗?

徐媚才恍然大悟,嘴角已经浮现了一抹,开始让钰儿为她梳妆打扮,一句话也没有说,她的心里开始思索她的夫君太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传说中的太子都是英明神武的男人,能容纳天下的男人才有可能成为一代帝王,想必这个太子也不例外吧?

“太子妃,尽早尹妃娘娘在御花园设宴,您要去吗?听说是皇上命画师为尹妃娘娘作画,尹妃娘娘故意宴请那么多人去观看。”

钰儿若有所思的开了口,徐媚的手不自觉的握着自己的头发,捋顺了自己的黑发,心中忍不住嘀咕了起来,这是宫廷之中的争斗吗?

不对,尹妃既然可以得到皇帝的赏赐,一定是艳压群芳的美人儿,还是在后宫之中最受宠的嫔妃才对。

“当然要去了,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尹妃娘娘。”

徐媚看着铜镜微微的颔首,钰儿明白的为她梳好了发髻,徐媚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这么清纯的一面,她忍不住看得有些失神了起来,钰儿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新的衣衫走到了徐媚的面前。

“您试试这件新衣衫吧,这是宰相大人之前派人送来的进贡上品,宫中的嫔妃也很少有人有这种布料。”

“这么上等的布料为什么我们会有?应该是皇上最受宠的嫔妃才有啊。”

闻言,徐媚的脸上写满了疑惑,完全不明白宰相为什么要送这样的上品给自己?

钰儿听到这样的话,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起来,用怀疑的眼神看向了徐媚,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贴在了徐媚的额头上,额头并没有发烫的感觉。

“太子妃,您怎么了?宰相大人是您的父亲啊,每次有新鲜的东西都会派人给您送来,您怎么把这个事情都给忘记了?”

徐媚的眼睛里马上有了光亮,她没有想到这个新的身份这么有地位,抿着唇瓣陷入了自己的沉寂当中,直到钰儿伸出了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徐媚才恢复了理智。

“太子妃,您真的确定不需要太医令吗?您的样子真的不像没有事的样子啊。”

徐媚对着钰儿摇了摇头,马上穿上了这件衣服,准备好去御花园赴宴,皇上最宠爱的女人设宴,恐怕不能耽误了,必须早一点儿到场。

钰儿跟在了徐媚的身后,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总感觉太子妃今天有所不一样,希望不会因为昨晚的事情而令她的身体有了异样,否则照顾不周的罪名一定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